????他爹就是一个最好的列子。

????要是还不争?与老院那些人合在一起过日子的话,有啥重活还得他家来干,光受气没一天好日子。

????何况妹妹能一次血糊糊地昏迷,她又是这么傻不拉几的,自然就会有第二次,甚至第三次。

????他爹再能干,口袋里还不是被那老家伙刮得一文不剩。万一再遇上救命的事儿,到底可咋办?

????钱,还是很重要。

????他爹哥们交的再多又有何用?姥家再好又有何用?姑姑家再热情又有何用?对他家最好的义爷爷,还有梅爷爷。

????甚至省城的老表叔他们……不说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是他们会帮,想帮,总不能次次找人家。

????谁又欠了谁?

????人情只会越用越薄。没瞅瞅自打分家搬到这儿之后,他姑父就与他爹这个小舅子关系越来越好?

????为啥?

????谁也不是个傻子。

????还不是他爹如今有能力时常补贴妹妹,要是跟老院那几个大小舅子一样,你瞅他姑父敢不敢送儿子过来。

????小孩儿的心思贼多。小手上忙着,脑袋瓜子可没停止过。他爹不是说了嘛,多看少说多琢磨。

????景年哥就比自己大了这么两岁,他就更会分析,见识也比自己广。输给他,还能说世面见得少。

????可居然差点被长豪哥给算计了,可糟心透了。自己大小也是位闯过省城,闯过京城的爷们不是。

????“妹妹,这里干完了,咱们马上学习。先别急着洗被子,我知道你想趁咱娘不在家多干些活。”

????“行啊~”

????关平安答应得很快。

????反正学习到快天黑前,她哥哥又该心疼油灯费钱……到时她再洗更好,回头黑灯瞎火的,她就给晾到小葫芦内。

????“明儿个一早咱们锻炼完,你看是不是可以带我进小山谷?当然,今晚我会向咱爹先申请。”

????有小黑黑子保护,他如今也算有些身手,多带上些防身药粉。想来一路上,自己应该能护得住妹妹。

????“行啊~”

????“家里没了外人可真好。想干啥就能干啥,再也不怕担心有的没的。妹妹,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变坏了,咋老想清静?”

????不!

????是你长大了!

????关平安终于抬头瞥了他一眼,“是打这两天开始呢,还是在义爷爷来的那些日子就不想搭理人?”

????“你说奇怪不?”关天佑停下手,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子,“就是从长豪哥他们这次过来开始。”

????“哥哥,你麻烦大了~”

????“咋说?”

????“你长大了~”

????“切~”关天佑翻了个白眼儿,将拆除的棉胎拉到炕梢。一边跑前跑后地扯平,一边他咯咯地乐个不停。

????可不是嘛,你不耐烦跟他们傻玩儿呗。我也嫌小桔子爱闹腾,带一大堆孩子上咱们家又喊又叫。

????原本穆休那坏小子一板一眼地规定好的日常作息,你毫不容易适应,突然被这么一打岔给打乱了。

????不想清静才怪~

????“哥哥,你说三金他们哥仨这次啥时出门?”关平安同样一边折起腿边拆下的被单,一边朝他挤挤眼。

????“你想干啥?”

????“咱要不要拦住?”

????“拦他们干啥?”关天佑毫无兴致地摇了摇头,“没必要。妹妹,往后别惦记那边,咱们管自个攒钱最重要。”

????哎哟~我的哥哎~

????你咋就三句不离钱~

????你还真是咱爹说的钱串子~要不是咱爹说过不能影响到你的心性,你妹我真想让你瞅一瞅咱们的家底!

????“今年咱们还是多采些野果子藏在地窖。我算了,卖啥山货都比不上存鲜新果子等到年底卖了。”

????“你别瞅着现在集市说关就关,可等年底了绝对没啥用。以物换物是合法合理的吧?就大雪天谁真挨个守在集市?”

????“当然山货也得采,留着自家吃,还有给人回礼,一年下来也能省不少钱。咱娘就给我算过一笔账。”

????“卖到收购站是不值钱,可真等咱们去买又不一样。明年要是咱们俩开始上学,那更没空,今年还是要多攒点东西。”

????“去年咱们家还能种满了整个院子,是啥啥多有,今年可不一样。更要多攒些东西才行……”

????关平安败了!

????她立马连连点头。

????“哥哥,你指挥就行。”

????此话一出,覆水难收。关平安就如同被下了紧箍咒,不然她嫡亲的小兄长就一声不吭地光瞅着她。

????谁受得了?

????“爹,我和妹妹总要长大。你也瞅见了,也走了好几趟,总该见识到你俩孩子的本事对不?”

????“有小黑,有黑子,有那些药粉,我们耳力又好,就是真遇上啥熊瞎子和野猪,我们都能避到远远的,再不行总能上树对不?”

????“其实吧,比起让妹妹一有空就想出屯溜一圈,还是上山安全。外头可乱着呢,你也瞅见那些人被整成啥样了吧?”

????晚饭后,关天佑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老子身后,一直跟到茅坑,也不怕臭,就蹲在门口不停地念叨。

????可愁死关有寿了~

????闺女一个人去,一旦遇险,她还有小葫芦能依仗;你去干啥?不是添乱!还小道理大道理的一套一套的。

????不听,不听,就是不听!

????你老子我耳聋的,就是没听见!

????“纸呢?快去给爹拿草纸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听话,快去,爹快要被蚊子给叮死了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儿子,听到了没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真揍你的!”

????关天佑终于瓮声瓮气地回道:“老子揍儿子,天经地义,你想揍就揍呗。可爹,你就不能满足你儿子这么一个小小,小的不得了的小愿望?”

????“等过些天爹一有假,就带你上山。”

????关天佑又偷偷地扭头伸长脖子往外换口气,“今年可是闰年,最晚这个月二十就会开始秋收。”

????所以你能别骗你儿子行不?

????“咱队里的农具前两天就开始修整,我马大爷还说到了明儿个就是下刀子雨,场里也要先平整。”

????所以你确定你接下来还有假?

????“行了,快去拿草纸。”

????“爹你答应啦?”

????“不答应就不给爹草纸是不是?”

????“儿子不敢。”

????哼!

????还不敢!

????熊孩子!

????“我等会儿就跟你娘商量。快去!”

????闻言,关天佑立马站起身,往茅厕一旁的柴垛子里抓出一把草纸,飞快地转身就冲进茅房内,“爹,给!”

????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粉笔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bxiaoshuo.com/book/92347/763/